澳门大三巴平台
乡村振兴引领伊犁河谷农村“蝶变” _伊犁新闻网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19-04-25 14:12
2019-04-15 11:22 伊犁日报  

天山脚下的阿合牙孜沟被称作“昭苏高原上的桃花源”,昭苏县喀夏加尔镇别迭村位于阿合牙孜沟北边。这是一个以牧业生产为主的村,在群山掩映下显得安静、祥和。

村民沙拉·卡卡甫今年不安于做一个家庭主妇,她将家中的一间房子收拾出来,在院中开垦出一块地种上蔬菜。旅游旺季马上就要到了,她准备开一家牧家乐。原本做饭手艺就不错的她,冬季参加了厨师培训班,再加上弹得一手好冬不拉,到时都可以一展身手。

村里的变化不止于此。首先是村子变美了,路旁的枯枝落叶被打扫得干干净净,门前的花池里种上了月季等花苗;村里成立了阿合牙孜养殖专业合作社,以前“各养各的”,现在“专人养”,以前一头牛卖8000元,现在能卖1万元;妇女们参加手工艺品合作社,在家里刺绣,每年也能有不少收入……

如今,走进州直乡村采访,你会发现有很多变化。在自治区“千村示范、万村整治”工程推动下,州直乡村人居环境大变样,一个个村庄干净、整洁,垃圾桶、太阳能路灯进了村子,有些村里还通了公交车;产业兴旺令人欣喜,有的依托旅游业开起民宿、农家乐、牧家乐,有的成立合作社生产手工艺品、畜产品和奶制品,有的引种新的经济作物,准备开拓一片“新天地”。当然,记者所看到的还有一些新风尚——那是一种发自他们本身的力量,一种对新生活的渴求,一种对未来的信心。

忙致富:

陕西“师傅”请进村

“她可是我们这里的致富能手。看,那是她家的冷库。”同行的社区干部向记者介绍时,黄建玲正和丈夫收拾自家庭院,一座二层复式小楼立在他们身后。

黄建玲说,她刚刚去内地考察完市场回来。这两年红地球葡萄市场行情不好,她准备引进蓝宝石、阳光玫瑰两个葡萄新品种,“市场价位很高。”为此,黄建玲专门从陕西请来了技术人员当老师。“引种成功的话,可以在村里推广。”黄建玲告诉记者。

霍尔果斯市莫乎尔片区卡拉巴克社区此前是莫乎尔牧场卡拉巴克村,是国内较早种植红地球葡萄的地方,村民因此而致富,被称作“中国红地球葡萄之乡”。随着后来国内种植红地球葡萄的地方越来越多,市场行情急转直下,整个产业也遭遇危机。

不过,像黄建玲这样的村民并没有被危机打垮。一方面,他们到上海、江苏等省市跑市场,为村里的葡萄寻求销路;另一方面,他们在技术上寻求突破,引进新的品种。

与黄建玲交流,你会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的活力,似乎她总是闲不下来,总是在想着一些新的法子。“冬天我也没闲着,我们把葡萄晾成葡萄干,卖了不少钱呢!”她的笑声很感染人,让你觉得她根本不会被任何困难难倒。

卡拉巴克社区党支部副书记刘振方告诉记者,面对产业危机,他们正在更新换代,引进新的品种、提高品质,走多样化发展的路子。居民们成立了互助组,抱起团来共同闯市场。另外,他们还准备建设游客服务中心,发展民宿、农家乐。

“一要勤快,二要有技术。”居民周长花说起致富门路,回答得简单而又充满自信。她的致富法宝就是自家院子里20平方米左右的一个池子,里面培育着红薯苗。3月初垒土炕,3月15日左右放种子,3月25日左右育种,4月20日左右就能卖红薯苗了。三四家合伙,两三个月时间,一家能落个1万元左右。

“在我们这儿,路上你根本看不到闲人。”刘振方说,村民看到周边的人富了,“自己不弄都不行”,因为“害怕被别人看不起”。

重教育:

村里的孩子也学弹钢琴

说起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米粮泉回族民族乡阿顿巴村,可能知道的人并不多。但说起“(从伊宁市)过了老桥第一个红绿灯左转”,很多伊宁市民都知道这里以“阿顿巴生态园”“金河谷”“荷花池”“巴里根”为代表的休闲餐饮、农家乐,已经享誉伊犁河谷。

阿顿巴村还有一大特色:人与自然和谐共处,村民们自觉维护环境卫生。全村道路纵横、院落干净整洁、环境优美,“村在林中、家在园中、人在景中”。村中一街一景,到了夏天,玫瑰、月季竞相开放,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美丽画面。2018年,阿顿巴村被评为“全国生态文化村”。

依托靠近伊犁河和伊宁市区的优势,阿顿巴村村民积极发展农家乐和乡村文化旅游。该村村民马坚在内地考察,在村里建了一个“阿顿巴生态园”,发展休闲餐饮,园内引进热带植物,即使冬天也郁郁葱葱,一年四季生意兴隆,带动了村里近百人就业。“阿顿巴生态园”加上周边的“金河谷”“荷花池”“巴里根”等,餐饮业火热需要大量的牛、羊、家禽、瓜果蔬菜等,带动周边设施农业、家禽养殖和庭院经济,村民一天天富裕起来。

村民马秀花已经60多岁,却迷上了农民夜校,每天两个多小时的课,她觉得不够,回到家里还废寝忘食地练习。“(字)比我们写得都好!”一旁的村干部笑着说。

“小时候家里穷,一天学都没有上。”马秀花说,这成了她一辈子的遗憾,所以,才倍加珍惜这样的机会。现在,她不仅学会写自己的名字,还学会很多简单的字。

如今,富裕起来的村民最重视的是孩子的教育。村民们以子女在外上大学为荣,村里目前在校大学生有47人,说起上重点大学的孩子,大家满眼都是羡慕。

“你知道这里很多小孩每天也要弹钢琴吗?”阿顿巴村妇代会主任马艳告诉记者,村里新一代的年轻父母,对孩子教育的关心程度不亚于市区。正因为有这样的市场,有老师专门在村里开办了培训班,教孩子们弹钢琴、学美术和跆拳道。

几乎在记者走过的每一个村子,生活渐渐富裕起来的村民都会将关注点放在孩子的教育上。“他们不能再走我们的老路了。新时代,离开了知识寸步难行。”一位村民说。

在一些村子,新一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视野和眼界更加开阔,他们开办企业、拓展市场,将生意做到内地乃至更远的地方,成为乡村振兴的一股新力量。

新追求:

更好的生活品质

村民们可不是只知道劳动和致富。空闲的时候,他们喜欢在村里的活动中心跳跳舞、唱唱歌、参加活动,有的会带着家人去外面旅游、开阔眼界。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村民也在不断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质。

周长花最关心的是养生。社区有时会请一些专业的老师来讲课,她场场不落。“以前,大家只求温饱。”周长花说,“现在,大家关心的是怎么吃得有营养、健康。”另一方面,保持心情舒畅也很重要,村里大小节日自不用说,每周都安排活动,大家说说笑笑、唱唱跳跳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

“面膜每天都要做,还要用马油……”黄建玲向干部们介绍起她的护肤心得,引得一片信服和赞叹。“有的村民还在附近霍城县清水河镇的一些健身会所办了健身卡、养生卡。”卡拉巴克社区干部告诉记者,冬季闲暇时,村民还会去学瑜伽、跳国标舞等。很多村民对更好生活品质的向往,并不比城里低多少。

“产业兴旺、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”,在乡村振兴战略推进的过程中,外部的力量固然重要,真正的主角却是农民自身。他们“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要”,正汇聚成一种磅礴的力量——正如40多年前,中国农村改革的原动力,来自于每一个个体自身,他们是这当中的主体。(记者 姬献峰)

责任编辑:王杨